第二批光伏特许电站七成未开工 价格战致难盈利

分享到:

  距离国家第二批光伏特许权电站开标已有8个月之久,但13个项目仅有4个动工,此与第一批敦煌10兆瓦光伏特许权电站的建设进度形成鲜明对比,这也为第三批光伏特许权电站竞逐留下不确定性伏笔。

  “第三批光伏电站特许权招标或于今年第三季度展开,项目规模将在500兆瓦左右,明年或达到1G瓦规模,但第二批的迟建、可能会出现的价格战,或可能会让民企更加迟疑。”5月4日,江苏一家光伏企业高管对此表示担忧。

  2010年7月国家启动第二批光伏特许权电站的招标,涉西部8省区13个项目,共计280MW。据记者了解,除了新疆哈密、吐鲁番、和田和青海河南4个项目外,有多达9个项目至今尚未开工。

  五大发电集团一位知情人士对本报记者解释,天气因素、组件商供货不及时、电网配套等都是影响因素,“各个企业之间也在相互观望,看如何才能少亏点甚至稍有赢利。”

  过半未动工

  280兆瓦的光伏特许权项目,较之2009年的敦煌项目扩容28倍,电场经营时间为25年,特别允许企业分两年建成,较之敦煌项目1年期限较为宽松。

  “从工程监理招标到实质性动工约需要3个月时间,西部的冬季比较漫长,所以大部分的项目估计会在今年第三季度动工。”赛维LDK一位技术负责人分析,一个10-30兆瓦的项目,从施工准备、土建施工,到设备安装及调试直至竣工验收,只需要3-5个月时间即可。

  在这13个项目中,除了青海共和与宁夏青铜峡为30兆瓦外,其余11个项目均为20兆瓦。此中,中电投中标7个项目,华能集团和国电集团各中标2个项目,神华集团下属国华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和包头鲁能白云鄂博风电有限责任公司各占一席。

  据记者了解,目前所开工的新疆哈密、吐鲁番、和田和青海河南均为中电投所有,其中青海河南项目由旗下黄河上游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负责。

  “鲁能在包头达茂旗的项目已经获得自治区发改委的批准,项目的前期筹备工作已经开始。”一位接近包头市政府人士称,该项目将通过鲁能集团在当地成立的包头广恒新能源有限公司投资建设。

  “有一些项目是采用成本较低的薄膜电池,市场价约比晶硅电池低1/4左右,但这部分国内的技术尚不成熟,企业方面或有疑虑,导致建设进度迟缓。”上述五大电力集团人士举例,包头、白银和武威等项目都选用薄膜电池,其中后两个项目供应商为南通强生光电。

  与之相较,作为国内第一个光伏特许权项目,中广核敦煌项目于2009年6月中标,并于当年8月正式动工,其间仅历时两个月,到2010年年底已全部并网发电。

  第二轮光伏电站特许权的中标电价已较之第一轮有明显下降。“上网电价低,企业就会想着如何降低成本。”前述光伏企业高管分析,组件价格由于在递交国家能源局的标书中已确定,且比现有的组件价格还低。

  价格政策待出

  2010年中国光伏电池产量达8000兆瓦,占全球总产量一半以上,但95%以上的产品均是出口。

  “第二轮特许权电站的招标成为国企的豪门盛宴,民企全面退出,而第三轮特许权招标是否会遭遇国企冷遇?”中部一位多晶硅高管称,虽然20-30兆瓦的光伏电站投资在2亿-4亿元之间,依照中标电价,企业可能每年亏损在100万元左右。“但在五大电力集团亏损面扩大的前提下,还会继续跑马圈地吗?”

  前述光伏高管则认为,如果没有清晰的赢利模式,没有包括电网在内的多部门的参与,没有对中标方的监督和惩戒机制,“特许权招标模式很容易让光伏电站重蹈风电的覆辙。”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理事长、国务院参事石定寰表示,近年来中国光伏发电的成本在不断下降,但依然不能广泛应用,其原因在于上网电价始终未能落实。“但我觉得不可能在未来五年都搞特许权招标”,其建议一到两年内将出台固定的上网电价。

  “鼓励民企资本进入,倡导合理竞争,同时采取德国、美国类似的上网电价补贴模式,是中国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前提。”中盛光电董事长王兴华告诉记者,在光电价格下降到可与常规火电相媲美之前,行业必须拥有一个合适的、随发电成本逐年下调的电网收购价格,可以在《可再生能源法》框架下的补贴能力内,保证企业8%左右的财务收益率,如此促进整个产业的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