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能源经济的再思考

分享到:

  风能,太阳能和生物能源等“绿色”能源发电量目前仅占美国全部发电量的百分之三点六。如果哪一天,有人在林肯纪念堂前作另一个有关绿色能源的“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无疑这将会促进我们在这块上帝应许之地上加快用可再生能源完全取代化石燃料和核能的进程。

  但是有谁想过实现这个梦想需要多少成本呢?能源专家瓦茨拉夫斯米尔计算,如果按照前副总统戈尔的建议在十年内实现这一目标,包括建筑成本在内将会耗资4万亿美元,即便时间延长,也只是略微降低成本,仅仅建造必要的发电机的成本就高达2.5万亿美元。

  就算我们可以负担得起,我们之前就没有见过这样的“绿色经济”?不是的,我们见过。但那是在13世纪。可再生能源语义上说就是昨天的能量。很少有人意识到,我们几个世纪前就出于几个很好的理由放弃“绿色”能源。

  首先,绿色能源是分散的。利用绿色能源需要花费大量的土地和材料。洛克菲勒大学人类环境和规划中心主任高级研究助理杰西奥苏贝尔作过计算,要用风能为纽约市提供所有能源,那么就需要整个康涅狄格州那么大地方来安装风力涡轮机。

  第二,它的成本高昂。据2010年奥巴马总统的能源情报署估计,陆上风力发电(这是绿色能源中最便宜的),将比燃气-蒸汽联合循环发电贵80%。因为绿色能源产生地区一般远离消费者,所以还需要另外建造新的输电系统,如果把这个价值数千亿美元的成本计算在内,纳税人所要支付的相关费用就是天文数字了。

  第三,它并不可靠,不是随叫随到的。太阳并不总是普照阳光,大风也不是时时都有,因此也就无法在需要的时候随时得到能量。今天,在可再生能源无法提供能量的时候,我们幸亏有了煤炭和天然气可以发电。但是,如果在这个世界上,化石燃料成为过去式,那么我们将被迫像黑暗时代的农民,依靠变幻莫测的天气来获得能量。

  第四,它是稀缺的。虽然风和阳光,显然并不少见,可是利用风力和太阳能所需要的土地显然还是稀缺资源。

  最后,绿色能源的电池储存技术目前尚没有突破,太阳和风力产生的电能还没能够达到足量存储的地步,因此,我们必须立刻使用,否则即使发电也只是白白浪费。

  化石燃料相比绿色能源具有许多优点,1,000立方英尺天然气仅仅需要四美元。它可以产生的电力相当于一个屋顶式太阳能系统运行131天得到的电力。而且,它相对便宜和可靠。什么时候你需要,它什么时候就可以通过燃烧而产生能量。它相对来说是丰富的(我们发电方面所使用的只是一小部分石油)。此外,你还可以存储化石燃料。

  绿色能源的支持者认为,如果政府可以把人送上月球,也一定能使得绿色能源经济实惠。这种说法值得商榷。请注意,政府送一个人到月球是不惜工本的事情,而不是为了盈利。即使在奥巴马担任总统之前,风力和太阳能其实没有太大的商业利用价值,其生产成本的一半是由纳税人支付的。因此我们有什么理由认为以后数十年的承诺和连续的补贴将会产生不同的结果。其实这种事情有前车之鉴。在20世纪50年代核能发电饱受争议之时,联邦政府曾经信心满满的保证核能是最廉价的能源。可结果是政府提供了六十一亿美元的补贴,核能依然比常规能源贵。

  绿色能源的支持者必须面对的根本问题是:如果绿色能源和巨大的投资是必然的,我们为什么要提供补贴呢?如果可再生能源具有经济价值,追逐利润的投资者将建立所有我们所需的一切,根本无须政府动一个手指。但是,如果它没有经济意义,那么无论砸多少补贴都不会改变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