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和电感及其在开关电源中的应用

分享到:

摘要:介绍了饱和电感的分类及其基本物理特性,总结了可饱和电感在尖峰抑制器、磁放大器、移相全桥ZVS-PWM变换器、谐振变换器和逆变电源中的应用。

关键词:可饱和电感;尖峰抑制器;磁放大器;移相全桥;谐振变换器;逆变电源   

0    引言

    饱和电感是一种磁滞回线矩形比高,起始磁导率高,矫顽力小,具有明显磁饱和点的电感,在电子电路中常被当作可控延时开关元件来使用。由于其独特的物理特性,使之在高频开关电源的开关噪声抑制,大电流输出辅路稳压,移相全桥变换器,谐振变换器及逆变电源等方面得到了日益广泛的应用。

1    饱和电感的分类及其物理特性[1]

1.1    饱和电感的分类

    饱和电感可分为自饱和和可控饱和二类。

1.1.1    自饱和电感(Saturable inductor)

    其电感量随通过的电流大小可变。若铁心磁特性是理想的(例如呈矩形),如图1(a)所示,则饱和电感工作时,类似于一个“开关”,即绕组中的电流小时,铁心不饱和,绕组电感很大,相当于“开路”;绕组中电流大时,铁心饱和,绕组电感小,相当于开关“短路”。

1.1.2    可控饱和电感(controlled saturable inductor)

    又称可控饱和电抗器(controlled saturable reactor),其基本原理是,带铁心的交流线圈在直流激磁作用下,由于交直流同时激磁,使铁心状态一周期内按局部磁回线变化,因此,改变了铁心等效磁导率和线圈电感。若铁心磁特性是理想的(BH特性呈矩形),则可控饱和电感类似于一个“可控开关”。在开关电源中,应用可控饱和电感可以吸收浪涌,抑制尖峰,消除振荡,与快速恢复整流管串联时可使整流管损耗减小。如图1(b)所示,可控饱和电感具有高磁滞回线矩形比(Br/Bs),高起始磁导率μi,低矫顽力Hc,明显的磁饱和点(AB)及由于其磁滞回线所包围的面积狭小而使其高频磁滞损耗较小等特征。为此,可控饱和电感在应用方面的两个显著特点为

    1)由于饱和磁场强度很小,所以,可饱和电感的储能能力很弱,不能被当作储能电感使用。可饱

和电感的最大储能Em的理论值可用式(1)表示。

    EmVH2/2    (1)

式中:μ为临界饱和点磁导率;

      H为临界饱和点磁场强度;

      V为磁性材料的有效体积。

    2)由于可饱和电感的起始磁导率高,磁阻小,电感系数和电感量都很大,在施加外部电压时,电感内部起始电流增长缓慢,只有经过Δt的延时后,当电感线圈中的电流达到一定数值时,可饱和电感才会立即饱和,因而在电路中常被当作可控延时开关元件使用。

(a)理想磁特性B=f(H)    (b)可饱和电感的B=f(H)

图1    饱和电感的BH特性

1.2    可饱和电感随电流变化的关系

    因为,有气隙和无气隙的dB/di磁路的计算方法不同,所以,分别对两种情况进行讨论。

1.2.1    无气隙可饱和电感与电流的关系

    无气隙可饱和电感L随电流变化的关系可用式(2)表示。

    L=    (2)

式中:W为电感绕组匝数;

      I为激磁电流;

      f为电感用磁性材料BH曲线的对应函数;

      S为磁性材料的截面积;

      l磁性材料的为平均长度。

 

 

 

1.2.2    有气隙可饱和电感与电流的关系

    任意给定一个导磁体磁路中磁感应强度B1,可由B=f(H)曲线求出导磁体磁路中的磁场强度H1。气隙中的H0值可用式(3)表示。

    H0=B1    (3)

式中:B0为空气隙磁感应强度;

      ab为磁路矩形截面积边长;

      l0为气隙长度;

            μ0为空气磁导率。

    由磁路定律得I=。改变B值并重复上述步骤,可求出相应的I,得到一组BI的关系数据。设这个BI对应的函数为B=f1(I)。

    在不考虑漏感时,电感的计算式可用式(4)表示。

    L=W=WS    (4)

式中:φ为磁路磁通量。

    则有气隙可饱和电感与电流的关系为

    L=WSf1(I)    (5)

2    饱和电感在开关电源中的应用

2.1    尖峰抑制器

    开关电源中尖峰干扰主要来自功率开关管和二次侧整流二极管的开通和关断瞬间。具有容易饱和,储能能力弱等特点的饱和电感能有效抑制这种尖峰干扰。将饱和电感与整流二极管串联,在电流升高的瞬间,它呈现高阻抗,抑制尖峰电流,而饱和后其饱和电感量很小,损耗小。通常将这种饱和电抗器作为尖峰抑制器。

    在图2所示电路中,当S1导通时,D1导通,D2截至,由于可饱和电感Ls的限流作用,D2中流过的反向恢复电流的幅值和变化率都会显著减小,从而有效地抑制了高频导通噪声的产生。当S1关断时,D1截至,D2导通,由于Ls存在着导通延时时间Δt,这将影响D2的续流作用,并会在D2的负极产生负值尖峰电压。为此,在电路中增加了辅助二极管D3和电阻R1

图2    尖峰抑制器的应用

2.2    磁放大器

    磁放大器是利用可控饱和电感导通延时的物理特性,控制开关电源的占空比和输出功率。该开关特性受输出电路反馈信号的控制,即利用磁芯的开关功能,通过弱信号来实现电压脉冲脉宽控制以达到输出电压的稳定。在可控饱和电感上加上适当的采样和控制器件,调节其导通延时的时间,就可以构成最常见的磁放大器稳压电路。

    磁放大器稳压电路有电压型控制和电流型控制两种。图3所示为电压型复位电路,它包括电压检测及误差放大电路,复位电路和控制输出二极管D3,它是单闭环电压调节系统。

图3    磁放大器电压型复位稳压电路

    图4所示为移相全桥ZVS-PWM开关电源磁放大器稳压器[2]。全桥开关电路变压器二次双半波整流各接一个磁放大器SR,其铁心绕有工作绕组和控制绕组。在正半周,当某输出整流管正偏(另一输出整流管反偏),变压器副边输出的方波脉冲加在相应的工作绕组上,使SR铁心正向磁化(增磁);在负半周,该输出整流管反偏,和控制绕组串联的二极管D3正偏导通,在直流控制电流Ic的作用下,使该SR的铁心去磁(复位)。

图4    移相全桥ZVS-PWM开关电源磁放大器稳压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