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核电危机或导致太阳能产业大幅扩张

分享到:

 

  来自能源局的数据显示,经过5年左右时间的发展,至2010年,中国风电新增并网装机1399万千瓦,蝉联世界第一,累计并网装机3107万千瓦,装机规模仅次于美国,居全球第二。而2010年太阳能发电新增装机40万千瓦,累计装机为70万千瓦。

  就世界范围而言,中国风电装机速度已稳坐第一的宝座,而太阳能发电装机排世界第一的德国,于2010年达到700万千瓦。风电要再大幅扩张难度较大,相较之下,中国太阳能发电更有潜力。

  对于太阳能在2020年达到2000万千瓦的目标,王斯成认为“比较保守”,“中国的太阳能主要是依靠大型电站,而欧美太阳能主要是安装在家庭和商业建筑的屋顶上,中国有非常大的潜力。”

  不过,无论是石泽还是谢宏文都对中国太阳能在“十二五”期间的发展并不乐观,“中国还没准备好大规模接纳太阳能”。

  现阶段中国对太阳能市场主要为太阳能电站特许权招标和建筑一体化项目,前者对太阳能发电站的运营进行补贴,后者对太阳能发电站建设进行补贴。

  自2009年以来,中国先后举行了两次太阳能电站特许权招标,国家能源局希望通过竞标来确定太阳能电站的上网电价补贴。

  不过,顾华敏称,由于特许权招标总体规模较小,竞标成功者大多不是以经济效益为竞标出发点,导致最后竞标价格偏低,而且由于进行特许权招标的地方的上网电价必须以招标所确定的竞标价为参照物,反过来阻碍了当地太阳能电站的发展。

  而在太阳能建筑一体化方面,据王斯成介绍,至2011年,国家能源局核准的装机容量为40万千瓦,整个建设过程中,不少地方由热情参与到悄无声息地退出,太阳能电池成本的变化和电网接入的困难阻碍了太阳能建筑一体化的发展。

  世界上主要的太阳能发展国家,如德国主要采取对太阳能发电站的运营进行补贴,即规定一个较高的上网电价,来收购其所发电力。

  “短期内中国的太阳能电站的上网电价法可能没法出台,因为太阳能发电的成本比较高。”谢宏文称,由于太阳能发电成本大约为风电的一倍,因此要大规模发展就要求政府拿出大量资金来支持。而现阶段,中国对风电、太阳能发电的财政补贴大都来自电价中的可再生能源补贴,即社会每用一度电,就有0.4分钱用于补贴可再生能源,“就现在的可再生能源发展速度,可再生能源补贴两年后就可能不够用,而要再次提高可再生能源补贴很困难”。

  “必须期待技术、成本上的进步。”谢宏文称,现在的规划只是基于当前技术经济环境的考虑,如果在电网、太阳能发电成本等方面出现变化,“发展速度可能远远超越大家的想象,比如之前的风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