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产业"热火朝天"盈利难题待解

分享到:

 

  2009年年底,一场哥本哈根会议,让“低碳”、“节能减排”、“低碳经济”等字眼深入人心,中国承诺“到2020年我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的减排目标。这一切犹如一声发令枪,新能源产业加足马力前行 

  理性增长态势

  回眸2010年,我国新能源产业保持快速增长的趋势,而风能发电和太阳能发电则是新能源产业中的明星。

  在风电方面,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年中,中国风电装机容量已超3000万千瓦,提前10年完成了我国此前规划的2020年风电装机容量达3000万千瓦的目标。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吴吟曾表示,到2010年年底,中国风电装机总容量将达3500万千瓦,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这也是中国官员首次公开承认中国风电总装机将跃居全球第一。

  与此同时,风电模式也逐渐从陆上风电向海上风电双重模式发展。2010年2月,国家能源局、国家海洋局联合下发《海上风电开发建设管理暂行办法》,规范海上风电建设。所以,业界将2010年称为海上风电“元年”。

  光伏发电领域也频传佳音。数据显示,2009年,国内光伏电池和组件出货量在4GW(千兆瓦),预计2010年则突破7GW,同比增长75%以上。

  但在光伏企业大举扩张狂潮背后,不少专家对产能过剩略表担忧。对此,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表示,虽然政府以及企业对于新能源产业的发展热情不减,但是相比较之前,2010年的新能源产业正在以一种较为理性的势态发展。

  盈利难题待解

  2010年11月,国家财政部对外公布已经取消总计54兆瓦的39个2009年的金太阳工程项目的补贴资格,其中包括无锡尚德、BP、阿斯特等国际光伏巨头担任业主的工程。“圈”而不建是财政部取消补贴资格的主要原因。

  但是在光伏企业看来,之所以没有继续推进“金太阳”示范工程建设,投资与回报很难持平、暂时看不到明显的经济回报是主要因素。雪上加霜的是,在盈利难的同时,特许项目招标频出低价。在2010年规模为28万千瓦的国家第二批光伏电站特许权项目招标中,13个项目中标电价全数低于1元/千瓦时,最高电价为0.9907元/千瓦时,最低电价仅为0.7288元/千瓦时,而按照8%的内部收益率计算,业界普遍认为比较合理的上网电价应该为1.4-1.5元/千瓦时;另外,在我国首轮海上风电特许权项目招标中也出现了比陆地风电更低的价格;尔后在北京举行的风电行业首个大型机组招标价格再创新低。

  “实现并网以及确定上网电价已成为新能源发展中亟待解决的问题。”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分析师宋亮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而上网电价法被业内认为是最有效、也被欧美国家普遍采用的方法。此外,宋亮表示,核心技术的缺乏也是限制我国新能源产业发展的一大技术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