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4G战役打响:运营商博弈LTE

分享到:

  4G斗争来得比预期更早。在消费者期待享受4G更快网速的同时,运营商、设备商和政府间的博弈早已经悄然展开。

  中国曾经错过了2G,曾经在3G时代苦苦盼来了TD-SCDMA,如今4G的复杂局势面前,中国运营商如何保持TD-LTE与时俱进,中国设备商如何用TD标准来争取更多的市场,所有的一切,我们到底应有怎样的信念和坚持?

  运营商博弈LTE 中国4G战役打响

  马晓芳

  自从扛起了TD-SCDMA这面民族创新的大旗,中国移动骤然发现,横在自己面前的实在是一场“攻坚战”。除了要在3G市场上,用“小米加步枪”对抗电信、联通的“洋枪大炮”之外,同样迫在眉睫和暗流汹涌的,是一场围绕LTE的博弈。

  不少接近或者熟悉中国移动的行业人士不难发现,正如两年前的3G标准之争一样,中国移动正在以极大的力度投入到对TD-LTE的研发和推进上。

  一种持批评和怀疑的专家观点认为,中国移动此举是为了跳过TD直接过渡到LTE上。但中国移动可能并不认同这种观点,“TD-LTE也是TD的一部分。”一位中国移动内部的技术专家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更重要的是,这是一场“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战役。

  在国际电信市场,TD-LTE的竞争技术之一LTE FDD正在以风起云涌之势发展,而产业链并没有完全排除对TD-LTE的观望,“正如当年的TD一样,TD-LTE如果不能在中国市场取得成功,谈何在国际市场的成功,如果中国移动作为全球最大的运营商不对此有明确表态,甚至提出明确需求,怎么能让产业链消除疑虑?”上述人士表示。

  时不我待

  “谁说中国在3G上起步较晚,就在4G上也要落后一步?无论是政府还是中国移动都不愿意看到这种局面,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上述中国移动内部人士表示。

  10月19日,国际电信联盟无线通信部门(ITU-R)第五研究组国际移动通信工作组(WP5D)第九次会议达成一致,基本确定IMT-Advanced标准(即4G标准)锁定在802.16m和LTE-Advanced两大类技术上,根据制式的不同,又依据FDD和TDD再作划分,这也就意味着TD-LTE已经成为国际标准。

  但更严峻的竞争正在市场层面展开。据了解,2008年以来,国际上移动宽带技术产业化的步伐大大加快,WiMAX(即802.16m标准)和LTE FDD(LTE的一个分支)两项技术在国际产业化进展方面发展迅速。LTE FDD已经得到全球主流运营商的支持,并且于2009年启动了商用。

  全球来自48个国家的110家运营商承诺投资LTE,80家运营商承诺部署LTE网络,在2010年年底前将有22个LTE网络开始商用部署(2012年年底前再部署37个LTE网络)。

  WiMAX凭借产业化较早的优势,在英特尔等美国企业的大力推动下,商用化进程迅速。根据WiMAX论坛的统计,截至2009年年底,全球WiMAX网络数量为519张(含试验或试商用网络)。但2010年以来,WiMAX产业发展逐步失去风头。

  与竞争技术相比,目前,TD-LTE还只是开通了外场测试,并没有进入规模预商用和应用阶段。而WiMAX的大范围部署,乃至LTE FDD的快速商用,都给予全球市场很强的信号和预期,无疑将会吸引国际产业界投入研发资源和精力。这些都将影响到TD-LTE的产业化进程。

  在各方努力下,TD-LTE的产业化进程快速推进,于2010年初步具备了端到端的产业能力。但是,目前TD-LTE还停留在实验测试阶段,没有明确的商用和市场信号,产业链仍心存顾虑,担心未来的市场前景。

  这也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为什么中国移动在这场TD-LTE的攻坚战上如此焦虑,中国移动董事长王建宙为何在TD-LTE的问题上奔走不停。

  据统计,截至目前,参加过中国移动举办的TD-LTE国际论坛和峰会的国际运营商超过100家。参观过上海世博园TD-LTE演示网络的国际运营商超过50家。

  TD-LTE的机遇

  对于产业各方而言,大家更关注的是,TD-LTE在这场博弈中究竟有多大胜算?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院士邬贺铨认为:“TD-LTE的产业化进程可能还会遇到TD-SCDMA遇到过的或新的难题,破解这些难题需要产业链的整体突破。”

  中国移动研究院一位专家表示,今年到2012年是TD-LTE启动的关键窗口期,当前的核心问题是必须明确TD-LTE在中国发展的时间表。

  上述专家认为,TD-LTE一直都是由我国主导,而中国又是全球最大的电信市场,中国移动也是全球最大的运营商,所有的设备商以及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都会唯其马首是瞻,中国只有以足够的示范效应消除产业链的疑虑,才能真正把TD-LTE由技术上的成功转化为市场和商业的成功,否则,中国对TD-LTE的种种呼吁就很没有说服力。

  而中国移动目前做的就是尽可能让TD-LTE的发展与LTE FDD保持同步,否则不管是在技术标准的话语权上,还是在下一步的市场化上,TD-LTE都会非常弱势。

  其次,尽可能实现TD-LTE与LTE FDD在技术和标准上的融合,不管是网络设备还是终端产品,都在技术上可能让两者实现平滑过渡,这样,未来TD-LTE在全球范围的漫游就不成问题,终端厂商在技术标准上的投入也不用左右互搏甚至顾此失彼。

  尽管真正大范围的LTE建设尚未完全展开,但不少国际运营商都开始对各种通信技术保持关注和跟踪,TD-LTE的成熟度以及实际进展都有可能影响到国际运营商对未来技术标准的选择,进而影响到TD-LTE一直期望的国际化能否真正取得成功和突破。

  记者从中国移动内部获悉,目前,包括来自德国、英国、美国、印度、俄罗斯、日本、韩国、中国台湾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超过30家运营商都紧密地跟进并支持TD-LTE的产业化发展。

  特别是那些手握TDD频率的运营商,正在对TD-LTE表示出浓厚兴趣,这部分运营商有两个选择要么上WiMAX,要么上TD-LTE。消息称,目前已经有三家海外运营商正在进行TD-LTE测试,年底之前可能达到10家,据中国移动内部透露,中国移动计划2010年推动在全球开通8个TD-LTE试验网络。

  “如果我们能抓住当前这个关键的时间窗口,一方面可以把TD-LTE推向全球,另一方面也可以让国内的TD产业链得到最大限度的释放,并带动云计算、终端、物联网等多个产业的发展。”中国移动内部技术专家表示。

  运营商自主选择4G标准:开放的自信,还是危机重现?

  王如晨

  12月15日,在华盛顿开幕的第二十一届中美商贸联委会全会上,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在谈到4G标准时表示,对4G技术标准,电信运营企业可以根据市场原则和自身需要在相关范围中自主选择。

  这一表态随即让“TD三剑客”李进良、丁守谦、李世鹤三位老人坐立不安。

  历史的相似让人感觉到一丝不寻常。4年前12月中旬,原信产部针对3G市场的表态几乎完全一样。当时它还表示,政府部门将保持中立,而这一表态曾引发一场激烈的讨论。

  如今,在3G市场三分天下格局下,上述表态到底意味着什么?

  目前在4G标准领域,主要有802.16m和LTE-Advanced两大标准,而LTE又可分为LTE FDD和TD-LTE两部分。也就是带有浓厚中国元素的TD-LTE已基本被视为国际标准。

  开放口吻下的自信

  TD联盟秘书长杨骅以短信形式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TD-LTE已成为国际共识,市场对美开放主要是指美国设备商可以参与中国市场竞争,而这多年以前就已经开放了。

  “我并没有看到具体细节,不好评价,但我认为,从TD-SCDMA到TD-LTE,中国有自己的自主知识产权,4G建网不会排斥国外产业力量,更不存在任何贸易公平性问题。”李进良对本报说。

  专家并不担心技术标准本身发展。“如果是10年前的话,会有直接影响,因为那时TD根本没有起来,但是10年后的今天,这种影响可以说已经不存在,TD-LTE已经成为国际共识。”TD之父李世鹤说,10年前,TD诞生前,中国在通信技术标准方面没有话语权,但10年后,中国已在国际标准中拥有许多知识产权,已经能够经得起市场竞争。

  “TD卫士”、南开大学教授丁守谦则对4G标准有着更高期望。他说,当初中国有望在全国范围内建设一张TD网,但目前形成了三大标准同台竞技,希望3G时代“未完成的心愿”能在4G时代完成,即希望未来本土三大运营商都搞TD-LTE Advanced,让它一统华夏。

  从802.16m和LTE-Advanced两大标准的角逐来看,LTE越来越显示出优势。

  法国电信、德国电信、美国AT&T、日本NTT、韩国KT等国外运营商,以及爱立信、诺基亚等设备、终端商也对外明确表态支持LTE-Advanced。

  其中思科的举动尤其值得关注。它先前曾借并购布局WiMAX设备市场,并与Sprint、Clearwire成立了合资企业,但不久却转向LTE ,甚至砍掉了此前并购的部分业务。而刚上马WiMAX网络的俄罗斯电信运营商,几个月前也宣布今年部署LTE。

  当然在LTE领域,LTE FDD和TD-LTE也存在竞争。

  “市场导向越来越明显,英特尔不可能不去考虑TD-LTE在全球尤其是中国的发展。”一位业内权威人士说,当然华为、中兴也不可能不去考虑802.16m,毕竟它们也要做海外市场。

  该人士表示,从这点看,中国在4G领域对美国所做的开放承诺,即运营商可以根据市场原则与自身需要自主选择,即便不是外交辞令,也不可能对TD-LTE构成重大威胁,毕竟它目前已经渗透人心。

  但针对TD-LTE标准,海外也有不同声音。它们认为,TD、WCDMA、CDMA2000都基于CDMA技术,而LTE则基于OFDM技术,中国现有TD优势一旦演进到LTE就不复存在,因为底层的OFDM技术美国早就领先多年。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院士邬贺铨强调,发展TD-LTE要有开放情怀。他说,“国际化”有两个含义:一是别人要“走进来”,不能因为属于中国所提标准,就只许本土企业参与;二是要“走出去”,要让TD与TD-LTE在海外真正商用,为本土企业“走出去”提供机会。

  孱弱的TD-SCDMA

  在开放的态势下,TD-LTE确实可以高枕无忧了吗?

  不过,在李进良看来,这局面隐藏着严重危机。“等到TD-LTE-A成为4G标准之日,(假如)中国产业链没有壮大,那么4G的市场还得拱手让人。”他忧虑地说。

  一切缘于TD网络现有发展局面。李进良表示,2009年颁发三大牌照后,中国三大运营商依托3种国际标准同时建网运营,这在全球是独一无二的。通过近两年建设,3G确实已有很大进展,尤其是中国联通“后来居上”,中国电信发展也很迅猛。

  但他认为,中移动负责的TD网络建设却相对落后,在网络覆盖、用户数量、终端发展方面均明显落在另外两大标准在中国的商业化进程。

  首先体现在TD网络建设上。目前,联通WCDMA网已建15.3万个基站,覆盖339个城市;中国电信30万个基站;而中移动TD网仅11.5万个基站,覆盖238个城市,明显落后于它们。再将视线转向国际。全球WCDMA网346个,CDMA2000网300个,而TD网仅中国与加纳2个,显然处于绝对劣势。

  用户数量更是无法匹敌。截至10月底,中国3G用户累计达3864万户,其中联通1166万户,中电信1000万户,中移动1698万户。表面看去,中移动依然领先。不过,由于联通统计口径较中移动更严格,加上中移动约一半是无线固话,因此,这一优势并不可靠。

  而3G手机销量,TD的发展则更难见乐观。1到5月,联通WCDMA手机销量700多万部,超过了中国电信与中移动总和。国际市场更是:WCDMA有2500款,5.59亿户;CDMA2000有802款,1.45亿户;TD仅378款,用户不过1000多万户,仅占全球3G的2%。

  李进良还担心的是,目前中移动TD网建没有后续各期招标计划,使得设备商无法做出长远规划。由于TD运营商仅它一家,可左右招标,导致TD基站低于成本;且终端采取以集中采购为主,数量少,大量通过国家检测的TD终端难进市场,抑制了终端企业与渠道的积极性。如此将可能导致产业日益萎缩,无法持续投资改进3G发展4G,而它们不排除转而做其他标准的网络设备和终端。

  “4G时代,我很担心出现这种局面:TD-LTE标准虽获国际认同,但是产业链上的本土企业的参与,却有心无力,最终难以成为受益者。”李进良对此忧心忡忡。

  邬贺铨从芯片角度举例说,芯片仍是 TD-LTE的薄弱环节,本地现有几家公司实力不强,许多都是在TD商用之后才进入市场。

  眼下局面让这位81岁的老人李进良感到紧张。他说,由于三大标准并存,3G建设上呈现出资源浪费、TD市场被分流挤占、用户通信不畅以及存在安全隐患等弊端,TD事实上“潜伏着严重危机”。

  消息人士透露,工信部内部也有声音表示,当初发三张牌照已经造成重大浪费,并给国家安全带来威胁。

  不过,中移动并没有放弃追赶步伐。前天中国通信技术年会上,该公司研究院网络研究所所长魏冰透露,2011年中移动将建设11个TD-LTE试验网,1月份就启动TD-LTE规模实验。其中一个目标是追上LTE FDD, 实现同步发展,目前已做到标准、测试同步,但产品,终端一致性测试仍落后几个月。

  李进良此前表示,TD与FDD的差距主要在于频率资源分配上。中国批给FDD的资源与批给TD的频率资源比是7:3,为加强TD-LTE-A成为4G标准的竞争力,应该将700MHz、450 MHz频段分配给TDD,以扭转目前频谱资源劣势。

  丁守谦建言,在TD 网远没有完善的条件下,TD-LTE试验网布局不应过度花费精力,它还只能作为知识储备,目前的重点仍在3G建设上。

  2011年目标1.5亿用户

  3G有点慢

  孙进

  距离年终总结还剩不到10天,从三大电信运营商公布的11月份3G用户发展数据看,情况不算乐观。

  截至11月底,3G用户总数中国移动1883.5万户(包含所有3G终端),中国联通1277.6万户。

  中国电信CDMA用户新增251万,总数达8802万。虽然中国电信未透露其3G 用户新增数据,中国电信相关人士透露,截止到目前,3G用户已突破1100万户,完成年内3G用户突破千万的目标。

  从总数看,三大运营商今年总共约发展4000万用户规模。电信分析师付亮认为,预计全年我国3G用户总数能达到4500万,基本达到年初设想目标。而2011年完成1.5亿,即2011年当年要发展近1亿3G用户。这组数据意味着3G用户的发展速度要呈爆炸态势发展。

  三大运营商要完成政府规定的预期目标,仍需要再度加速,现在的速度完成任务将比较困难。

  今年工信部落实的3G发展规划是到2011年3G用户达到1.5亿户。为此,3G网络要覆盖全国所有地级以上城市及大部分县城、乡镇、主要高速公路和风景区等,3G建设总投资4000亿元,3G基站超过40万个。

  要达到2011年3G用户数1.5亿户的目标,明年还需要发展超过1亿用户,平均三家运营商每月新增3G用户要达300多万。

  而从目前的当月新增用户数看,中国联通3G用户新增112万(含无线上网卡用户),中国移动新增185.4万户。三家电信运营商还是每月100万用户新增级别,这一速度要翻两番,才能达到300万的指标。

  事实上,工信部在今年上半年已经“预警”3G的发展速度有点慢。工信部披露截至6月底,电信全行业在网3G用户数达到2520万户,其中TD用户达1046万户。

  “工信部三年直接用于3G的投资达到4000亿元的预期目标没有改变。”工信部新闻发言人朱宏任当时表示,3G用户发展比原来预期有一些差距,一是用户终端的问题;二是网络覆盖的问题;三是用户对业务模式的接受问题。在后续发展中,上述问题需要快速解决。

  其中,工信部对中国移动的TD用户更是有明确的指标,要3年发展5000万,以确保TD标准“三分天下有其一”。而中国联通的目标也是5000万WCDMA用户。

  东方证券分析师认为,从今年的发展趋势看,市场或许会怀疑这一愿景能否实现。但以中国联通为例,若联通维持现在关注ARPU值为100元以上的高端用户的策略,其客户发展速度将较为有限,若其关注ARPU值为50~100元的市场,则将有可能达成这一目标。这在当前的竞争态势下,运营商必须维持积极的终端补贴政策。

  中国联通本月就大幅降低3G资费门槛,推出3G无线上网卡半年卡和年卡资费,套内流量和赠送短信可在有效期内自由使用,还将基本套餐月费门槛降低至46元。

  从终端市场看,还是联通的情形更为乐观。市场调研机构赛诺报告显示,国内WCDMA手机市场销量中仍以诺基亚手机销量最大,其次是三星,苹果因iPhone4的成功销售而居第三。WCDMA手机在今年10月份市场份额为50.8%。

  中国电信天翼终端公司产品部经理禄鹏表示,中国电信2010年CDMA EVDO产品129款,预计2010年各类CDMA终端总需求量超过5000万部,市场份额将超过25%。

  而没有iPhone类明星终端的推动,中国移动需要的则是大手笔定制。手机厂商酷派相关人士透露,今年最大一次集采是600万,预计明年中国移动手机招标力度会更大。“千元智能机”是最大量的需求,比如酷派今年两款千元智能手机的订数超过100万部,由于指标的压力,3G用户从高端向中低端渗透的策略需要在明年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