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面数字电视标准能否破解有“价”无市

分享到:

  地面数字电视标准技术优势明显却在市场竞逐中败北,为扩大海外市场应用,由清华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普天集团等12家单位合作共建的北京数字电视国家工程实验室有限公司应运而生——

  “想想十几年前,手机能做什么,现在能做什么?如今,看电视的人比用手机的还多。”天津大学校长龚克用一个简单类比,把“模转数”之后电视形态的无限可能展现在世人面前。

  一直以来,我国地面数字电视标准(简称DTMB)的价值为人们公认;然而,地面数字电视标准又不得不面临一个尴尬的现实:有“价”无市。

  在日前举行的“北京数字电视国家工程实验室有限公司开业典礼暨成果汇报会”上,来自中国工程院、清华大学等单位的众多专家,共同探讨数字电视发展,试图破解我国地面数字电视标准的魔咒。

  “地面数字电视,未来能够承担互联网80%的流量。”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幼平认为,地面数字电视接收电视塔发出的数字信号,播放电视节目,把高清电视从有线中解放出来,让看电视像听广播一样随时随地,增设回传信道后,互动功能可以实现,这样的转变“让广播和通讯迟早回归到一起”。

  技术领先却在市场竞逐中败北

  制定标准,而后掌握话语权,早已成为共识。

  “DTMB标准,在国际电联取得数字电视标准D系统代号,有望成为该领域第四个国际标准。”数字电视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杨知行表示。

  凭借后发优势,DTMB标准在古巴、委内瑞拉、秘鲁、厄瓜多尔等国与美国、欧洲和日本等国际同类标准进行对比测试中,大获成功。

  综合分析显示,固定接收稳定,噪声干扰微小,室内外接收顺畅,等等,技术优势明显。

  事与愿违,DTMB在市场推广和应用中并非坦途。厄瓜多尔仍然宣布,采用日本—巴西的数字电视标准,DTMB首次海外破冰时间表被推迟。

  技术领先,性价比高,却在市场竞逐中败北,DTMB有“价”无市原因何在?

  “DTMB在国内发展的情况并不理想。”杨知行称,以公益性服务项目为定位的地面数字电视,在商业利润缺乏的情况下推广艰难,“增量不增收”成为症结。

  聚焦我国,大部分市民通过城市有线电视网收看数字电视,地面数字电视主要面向未有网络覆盖的城郊乡村。

  2008年1月1日,央视高清频道试播,标志着中国无线地面数字电视信号发展进入了一个崭新阶段。即便如此,如今,仅有北京、上海等特定城市,少数地面数字电视节目免费播出。

  市场广阔亟待推广应用

  本土市场尚未打开,杨知行认为,国标的国外推广有很大空间,“还有百余个国家的数字电视标准待定,63%的模拟电视用户尚待数字化”。

  2009年,地面数字电视的发展获得国家25亿元财政资金的支持,主要用于支持无线信号的覆盖。据介绍,去年国家广电总局广播电视规划院已完成了全国300多个地级市的地面数字电视频率规划。

  同样是在2009年起步的DTMB标准东南亚市场推广,在一年的努力之后有了突破。老挝数字电视业务运营商确定于2010年6月底前把欧洲标准转换为中国国标。截至今年7月底,DTMB在老挝已发展近两万用户。

  随后的8月24日,柬埔寨新闻部大臣乔坎纳烈签署《关于广播电台、电视台技术标准规定的公告》,规定电视台采用DTMB。

  目前,采用美国ATSC标准的有5个国家或地区,共有成员30个。决定采用欧洲DVB-T标准的有33个国家或地区,其成员已达265个。

  而今,初见成效的地面数字电视推广正行走在多重机遇相逢的契合点上:三网融合纳入国家“十二五”规划、“国标”海外推广获得历史性突破……为了组织推动地面数字电视国家标准在海外的推广应用,在中关村数字电视产业技术联盟基础上,由清华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普天集团等12家单位合作共建的北京数字电视国家工程实验室有限公司应运而生。

  实体公司的成立,加入了资本这一活跃因素。该公司将进一步强化产学研用合作机制,研究开发数字电视的共性技术及后续演进核心技术,建立相关平台;承担国家下达及企业委托的数字电视技术开发与工程化研究等任务;培养高层次人才,提高我国数字电视产业技术的原始创新能力。

  DTMB作为我国自主创新技术的国家标准之一,在国家相关部委及北京市统筹领导和支持下,正在国内积极开展广泛应用,鼓励和支持数字电视国家工程实验室(北京)和中关村数字电视产业联盟内骨干企业如清华大学、中国普天、北京海尔、北广科技等单位参与南美各国遴选该标准,交流数字电视技术和产业合作,努力实施“走出去”战略,寻求实现技术转移和产业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