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地震核心工业全部受难

分享到:

  日本“3·11”大地震之后,公司里不断有各个零部件、材料、工具的供应商发来传真或电子邮件,或者亲自来人说明情况,核心题目都是一个:因为在日本大地震中受灾了,公司无法按照正常的时间表交货,请求用户原谅。

  这些灾害或者是工厂直接受到了袭击,比如东洋碳素公司在灾区的工厂停工了,石墨无法按期交货;或者是物流中断,像弥斯弥公司本身是个商社,没有工厂,也没有委托工厂在灾区,但是物流中断了,在东日本的库存无法运到西日本来;甚至还出现了另外一类问题,像笔者的公司所使用的一种零件是加拿大生产的,现已断档,商社方面来的消息说已经降落在成田机场的零件现在无法通关,因为机场在全力以赴处理救灾物资。而未发的零件连运输航班都找不到,致使我们公司对使用该零件的产品只能延迟交货期。

  地震就是在这样地影响着经济。

  核心工业全部受难

  日本是个多地震国家,过日子就像在摇篮上一样,大家也都不当一回事。在日本人眼里死亡人数上了二位数的地震才叫真正的地震。而真正对经济造成了重大打击的地震在此之前实际上只有1923年的关东大震灾,连在此前1995年7.3级的阪神大地震对经济都没有多大打击,因为那时真正受灾的只有神户市。而且神户基本上是大阪的 “bed town”(睡城),不少居民是在大阪工作。地震前的神户除了有个很大规模的港口之外,并不是一个有发达制造业的工业城市,受到沉重打击的大企业只有神户制钢所。

  而这次地震不同,首先是巨大的受灾范围,这次地震震级5级以上的就有青森、岩手、宫城、秋田、山形、福岛、茨城、枥木、群马、埼玉、千叶、东京都、神奈川和山梨等地,几乎占到了日本本州岛面积的四分之一。

  而这次地震直接袭击了东京周围的两大工业地区:以千叶县的千叶市为中心面临东京湾的“京叶工业地域”和从东京到横滨的所谓“京滨工业地带”延伸出来的包括埼玉县、群马县、枥木县和茨城县的“北关东工业地域”,这些地区是日本的钢铁、化工、石化、汽车和半导体产业集中的地带,而这些产业所生产的产品是日本在国际市场上最有竞争力的一部分。

  制造停产物流中断

  日本化工和钢铁等材料产业始终是世界最领先的产业,但这次所受的打击也是相当大的,三菱化学、三井化学、信越化学这些世界著名的化学公司都起码有两到三个工厂停工,钢铁工业中住友金属的鹿岛制铁所包括高炉在内的全部生产都停了下来,新日铁公司的线材生产全部中止,JEF千叶工厂起火。

  工业地带是消耗石油的大户,所以那一带各石油公司的各种炼油设施和贮藏设施密布,除了Cosmo公司的炼油厂起火爆炸之外,日矿日石能源,东燃通用石油,丸善石油化工等日本各大石油公司都有工厂停产或受到损失。

  地震对电子和半导体产业的打击也是很客观的,瑞萨电子在受灾区域有七个工厂全部停止,在日本国内的硅圆生产能力下降了一半,索尼在宫城县持续的有一千多人的制造磁带的工厂也停了工,村田制作所在那一带的三个工厂全部停工。计算机用的铝制硬盘主板几乎是由日本垄断生产的,神户制钢所在枥木县真冈市的真冈制作所就占了世界产量的60%,枥木县日光市的古河电气日光事业所占了剩下的40%,现在这两家工厂分别由于停电和厂房损坏而完全停止了生产。佳能的单反数码相机和喷墨打印机的生产基地和松下公司的数码相机也全在这一地区,停止了生产。

  没有被地震直接摧毁的那部分产能也不能发挥作用了。因为本身地震就毁坏了交通网络致使物流中断,还能继续使用的那部分交通网络在这段时间也无法为生产而用,根据阪神大地震的经验,公路交通网络将在几个月内集中用于救灾物资的运送。实际上笔者所在的公司就已经从所有有关系的物流公司接到了有关无法按期向东日本发运货物的通知,这种混乱将会持续到什么时候还不知道。

  这种物流的影响超越了灾区的界限,本田公司的摩托车生产据点并不在灾区,而是在九州的福冈,但是从地震后的14日开始全厂停产,因为零件厂家受到了震灾。据统计在本田公司的113家一级供应商中,有40家到14日的时候甚至无法取得联系。

  核电危机

  但是实际上,可能在将来一段时间里对日本经济产生最大影响的还不是地震对日本产能本身的破坏。只要假以时日,这种工厂厂房设备的损坏是能够恢复的,而且也不会花费太多时间,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这次地震带来的电力不足。这次东京电力公司旗下的福岛第一、第二核电站都遭受到了地震的袭击,现在大家关心的焦点是能不能控制住局势防止大规模核泄漏事故,但是还有一个更大的隐患是因为这两个核电站起码将在一个很长的期间内无法使用而造成东部地区发生长期缺电的形势。

  福岛第一和第二核电站装机容量分别为470万千瓦和440万千瓦,除了这两个处于危险状态的核电站之外,还有女川核电站和其他火力发电厂以及部分机组退出网络序列,共计总容量达到1876.6万千瓦,这种短缺已经给东日本带来了十分严重的电力不足,而且这种电力不足已经开始产生恶劣影响。

  东日本地区已经开始轮流停电,除了民生用电之外,生产和救灾也受到了极大影响,日立制作所的汽轮发电机组生产和家电生产已经全部停止,原因是因为停电从而无法对损坏的厂房和设备进行检修。日本的铁路都是电气化的,电力的不足已经使得列车的运行大大减少,从而使得原来就成为了瓶颈的物流更加紧张,而超市和百货店因为电力不足而削减营业时间的结果势必使得原本就不足的消费更加萧条。

  更为致命的是,这种结构性的电力不足还是一种慢性的,因为地震而停下来的火力发电厂和发电机组在震后还可以恢复运行,但是合计装机容量超过900万千瓦的福岛的两个核电站的消失已经成为了现实。

  今后在使用何种能源这个问题上势必会发生激烈和长期的论争。如果继续采用建设核电站的方案,可以预想到选址会遭到激烈的反对,而如何保证常规电站的能源则也会是一个长期头痛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妥善的解决,不仅会对当前的救灾工作发生影响,还将会影响日本将来的经济发展。

  东京证券交易所在地震发生后重新开始交易后的两天内下跌,跌幅超过17%,这个跌幅甚至超过了2008年由于雷曼兄弟破产倒闭而引发的环球经济危机时的跌幅。

  日本传媒认为,之所以出现这种跌幅是因为日本的民主党内阁在处理福岛的两座核电站危机时表现出的无能使得人们产生担心,而生产的停滞会不会因为电力的短缺而变成长期化状态值得担忧。